联系方式:010-59919125
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理论

杨凤春:互联网+政务服务条件下的电子政务新解释

日期: 2017-04-27

 
  今天的主题是政府网站,这是我们国家二十年来电子政务建设的浮在水面上的东西,政府网站今天下午的发布,都涉及到了我们国家政府网站的建设的成就以及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应该说取得了非常大的进展,与十年前、二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语。政府网站毕竟是浮在水面上的东西,政府网站的好坏并不是一件技术活,当然我们可以通过技术的方式把这个事情搞好,但是如果我们真的在技术方面,通过技术的方式把这个东西给搞好的话,我们的代价未免太高了,因此政府网站的真正进步应当是政府自身的进步,在信息化时代政府的进步体现聚焦于电子政务的进步,因此我愿意把我的一些思考与各位领导和嘉宾分享。
  目前中国的电子政务进入了新阶段,这个目前是两三年前,尤其在两三年前之前中国电子政务的形式还是不死不活、死气沉沉的,但是新时代已经到来,这倒不是别的意思,是什么东西?我们世界和社会,以及我们利用技术这些东西发生了变化,新的技术和新的应用出乎人们意料,很多都是以很黑的面目出现,不想让它出现它也出现了,这是不可阻挡的。还有就是原来一向温顺的老百姓,我说的不是中国老百姓,我说的是外国老百姓,美国的老百姓、英国的老百姓不再温顺了,公众改变了,公众的改变、老百姓的改变导致了政府的改变,导致了政治的改变,导致了政治家的改变,特别在一个政治家与公众有直接互动关系的体制中间,老百姓的改变直接导致了政治家的改变,其中一个重要的改变是政府家与公众互动的平台、渠道、工具发生改变了。我们观察到进入新阶段还有一个环境性条件就是新的经济,什么是新的经济?不是说具体的经济门类这些东西,我倒更愿意把它放在一个更基础、更本质的意义上来看这个事情,人们对已经消费了很多年的消费形式和消费物品不满意了,出现了一些新的原先可能不被认为是消费的,或者不被认为是要花钱买的,或者说是可以挣钱的这样一些东西,也就是说出现了一种新的消费领域与消费形式,最终都会体现为新的产业新的服务。其中有一部分体现为互联网经济。除了我们一般意义上对互联网经济的理解之外,一般而言互联网经济在很大的意义和程度上其实是一种经济的构造形式与机制,什么是互联网经济?其实它是一种新的构造机制、新的构造形式。政府自身观念和行为的变化,这里我们主要观察到的是中国政府自身,中国政府自身行为的改变也是非常明显的,一个就是十八大的因素,党的十八大,十八大带来了很多东西,很复杂、影响很重大、很深刻,我们很难用一句话说它,因此十八大因素是导致政府自身观念和行为改变的重要方面,或者说构成的环境。还有这么些年来政府一直强调、推动的服务型政府的建设,以前人们觉得政府不是服务的,大家可能觉得我在这里说得不对,因为党和政府从来提倡为人民服务,说为人民服务也不错,但不是服务型政府这个说得也不错,服务型政府的提出来才是最近一些年的事情,服务型政府概念和建设任务的提出我认为在相当深入的层次上改变了中国的各级政府,别看这是一个技术性的目标,或者说是一个事务层面的东西,但是它所引起的后续的东西是很深刻的,服务型政府是政府改变一个重要的诱引。政府还有一个改变,尤其是在十八大以后,政府的办实事的意识比以前更强了,这个虽然以前有,但是最近几年更强了,尤其在电子政务和政府信息化领域。
  业内人士通常会觉得搞电子政务、搞政府信息化是一把手工程,长期以来很多认为一把手工程只要一把手重视这个就好办,甚至现在也有很多人士这么看,但是一把手重视在我看来目前已经不是充分条件了,什么才是充分条件呢?就是它真的是有用,就是说你光重视没有用,有什么用才是真正的,因此这些东西都导致了政府的意识,观念意识和行为的一种深刻的变化,在这样的一个环境和背景下电子政务和以往的电子政务不太一样了,我们在这个意义上考察电子政务的时候时候要意识到,电子政务本身就不是一个独立自在的东西世界上有没有一个东西是独立存在的叫做电子政务的东西呢?没有的,我们所看到的电子政务不过是信息时代、信息社会中间的一种特定的政府形式和特定的政府管理和服务的方式机制而已,因此电子政务本身就是政府在信息化时代的一种表现形态。
  既然电子政务是一个应时而变、应需而动的东西,当外部环境变化的时候,电子政务的变化也就必然会发生,因此我们看到,在中国电子政务这十几年的发展历程中间,中国电子政务建设,中国政府信息化建设有着明显的阶段性,我们现在进入到了一个新阶段,这个新阶段对政府本身提出了一些新的要求,另外一方面这种新阶段、新环境对电子政务本身又提出了一种要求,这种新阶段要求电子政务能够起到一些以往所不具有的作用,以往所起不到的作用,有哪些?功能和目的上来看,中国的电子政务建设要从以往政府能力增强型的发展转向政府公共服务效能增强型的发展,坦率的讲,我们国家的电子政务,如果粗略一点讲,恐怕到今天为止很多都是集中在政府能力增强的发展偏好上,或者说主要的经历、主要的资源、主要的建设方向放在了这个方面,不能说它不对,也不能说它很对,为什么?因为我们国家的政府能力发展必须和社会的能力发展有一个适当的匹配。电子政务要求能够帮助公共福利的提升,要能够促进推动社会治理的进步,要有助于廉洁政府廉价政府的实现,廉洁政府大家都知道这个是反腐败,还有一个是廉价政府,这个是少花钱多办事,或者是不花钱政府也能办事,不花钱我们也能把政府该干的事情搞好,这是一个重要的目标。
  从内容上来看,“互联网+政务服务”条件下的电子政务要实现政府治理、政府治理与社会治理、社会合作的兼容、合作。在内容方面还要实现政府公共服务及政府对社会组织服务、市场服务资源和能力实现的支持与增强。刚才国家行政学院王主任讲的省级评估,以及周经理讲的2017年网站绩效评估,恐怕又要把这些内容扩到这个方面,不光是政府自身,包括我们自己在内,我们日常生活来说究竟是接受政府的服务多还是接受非政府服务机构多?包括市场上大大小小的商家,还是非政府的服务,其实我们好多事情,老百姓好多不开心,老百姓好多不方便,有一部分是来自于政府,但是也有相当的部分是来自于非政府,因此我们在创造一个幸福社会的时候、一个快乐社会的时候,光从政府端,或者政府是我的老大,政府在建设电子政务在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如果仅仅考虑到政府的问题,那是无解的,或者说必然有很多问题是没有被考虑的。这是在政府方面。
  在经济方面,“互联网+政务服务”条件下要解决政府的问题,内容上包括政府的内容,也包括经济的内容,所谓经济就是信息经济。我自己感觉到,我们在电子政务的建设中间,无论是在理论研究还是在建设中间,我们常常容易忽略政府与经济的关系问题,或者说在政府的改进或者电子政务的建设对经济的考虑问题,可是实际上我们国家现在已经进入到了经济搞不好其他都很难办的这样一个状态,因为我们国家并不是一个政府和市场显著分离的体制,因此经济是政府的重要工作内容,如果经济搞不好,政府的信息化也搞得部分好,电子政务也搞不好,那么问题来了,电子政务如何支持推动经济呢?以前我们不是没有讨论过,讨论过企业信息化、经济信息化等等,现在我们应当提出的问题不是一种局部应用型、技术应用型的一种信息化经济的解决方案,而是一种从根本上,或者从系统上解决信息化和经济问题的一种新的思维方式,这个思维方式是什么?这个是信息经济。打个比方,信息经济是什么?类似于我们国家的高铁系统,我们国家现在其实有两套铁路系统,一套是传统的铁路系统,就是绿皮火车跑的系统,这一套系统我们并没有把它拆掉,还在勇的,另外一套是后来建设的高铁系统,信息经济系统是个什么东西呢?其实你可以把它想象成是一个高铁系统,这个高铁系统干什么?高铁系统是要解决我们的经济问题,再造我们的经济发展的能力。
  互联网+政务服务”条件下的电子政务还有第三方面的内容,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还要承担建设智慧城市的任务,或者说智慧城市在某种意义上,或者说在相当的意义上,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时间点上的电子政务的重要使命之一,我们不能够、更没有必要在电子政务和智慧城市之间划出一道界限,中国的各级政府对中国社会、中国经济、中国城市是负有无限责任的,因此一个破败的城市对政府来说是没有办法接受的,我们就要解决城市的问题,因此在这个意义上,智慧城市是个什么东西?是一种能够有效解决目前政府不能够解决问题的一套东西,是一套有效的解决方案。
  我们讲了这些,回过头来,回到眼下情况非常不乐观,我们现在并不具备充分的实现“互联网+政务服务”条件下电子政务的主要条件,主要的问题在哪里?问题很多,各个方面都有,但是如果要讲最重要的大概有这么几个。政府的结构资源调配不太好,有一点落后。政府治理、政府服务资源的整合不是及时有效。政府核心作业领域信息化、智慧化程度低下。什么是核心作业领域?就是权力最大的,所做的事情是最重要的,同时又不是劳动密集型的,这个程度很低下。因此我们要想达到刚才讲的“互联网+政务服务”条件下的电子政务的状态,我们需要把这些问题尽可能消除掉,因此我们需要具备政府优化持续性改进的制度和机制,我们不是说政府不好,但是学无止境,政府已经很好了,但是我们对政府的要求高一点,继续好一点,还要求进一步的优化。还要进行持续性的改进,这不是手工作业形成的,而是一种自主的机制,我们形成这种自主的机制,同时还是一套技术实现方法,要有技术支撑的手段和工具。在这个中间,在体制机制和技术支撑方面,尤其要区分或者识别出一些重点难点工作的一些技术支撑。
  怎么样才能解决上面的问题?我们必须以最新的政府管理理念和技术继承和综合应用政府信息化的已有建设成就,我们国家在这方面投入了海量的资源,除了钱之外中国有很多人,有很多都是中国最优秀的,在这个事情差不多把他的最好年华都给贡献在这里了,因此都是宝贵的资源,我们要把它集成下来、综合应用起来。必须充分释放政府潜能,提升政府资源的是使用效率,提升政府能力和灵活性,政府是最容易僵硬的,政府一点都不灵活,我们要想办法让它变成一个如泥鳅一样灵活的动物。实现政府的有效管理和服务。必须依据现有有关政府组织的法律法规,是不是要对政府进行大的改革改造?但凡是想通过电子政务的建设和应用实现政府的体制机制改革的想法一定是弱智的,这条路想都不要想,这也不是你该干的事,我们该干的是什么?我们该干的是在现有的法律法规、体制机制下如何有效的解决目前的问题,讲到这里让我想起了另外一方面的问题,包括中国信息化在内的,很多国家的电子政务不是按照政府逻辑,不是按照政务逻辑来搞的,其实是按照信息工程的逻辑、系统工程的逻辑、技术的逻辑搞的,今天这种情况没改变,这种情况好吗?一点都不好,因此人为产生了很多问题,我们现在应该认识到这个问题,同时采取措施来回归到现行的政务逻辑的道路上去解决电子政务的建设问题,政府信息化的建设问题。必须依据有关政府组织的法律法规,在不改变政府组织职能、职责、职权、人员、物资以及其他相关资源的条件下形成政府面向需要,什么是需要?老百姓是需要,不仅仅是这个,还有上级的命令、指示、任务、紧急事态等,灵活部署和配置政府资源、履行政府职责的一整套方法、策略和技术,是现在不改变政府体制机制前提下的,以政府能力和效率提升为目标的实质性的政府重组和再造。讲到这里可以说得再明白一点,我们要通过电子政务的技术方式实现在现有的制度条件下政府的重组和再造,我们的政府重组和再造不是在法律法规的,不是在大的制度上面,我们变不了制度。
  怎么实现?我愿意贡献出我的想法供大家讨论,方法是什么?采用最小政务单元的方式来实现这样的一种政府的重组、政府的再造。最小政务单元是将政府部门的组织、物质、人员、资源等因素,按照一定的方式把它变成最小单元,最小政府单元这个方法是政府履行职权、实现职责、完成任务的基础和基本的构成要件,是政府面对需要进行响应和部署的资源和素材。最小政务单元方法在制造、形成最小政务单元同时,把政府都变成最小政务单元,政府怎么搞?把政府变成最小政务单元同时通过一整套模型、策略实现最小政务单元聚合,形成面向需要、灵活反应、敏捷部署的政府实际工作架构和团队,以高效实施政府的治理和服务。我们把任意一级政府作为整体考察的时候我们都会发现这个政府考虑到了所有的方面,当我们在具体的事件上的时候会发现政府有的时候做得太差了,问题出在哪里?我们已经把一体化的政府逐渐的在实践中间变成了科层化、分割的。
  除了以上几方面的方法之外,最后我还想提到实现“互联网+政务服务”电子政务的保障措施,一个很重要的,现在人们提得不太多了,前几年大家或许还会记得,前几年有人提,但是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中国的电子政务的行政管理体制问题,这个问题要解决,希望有关部门能够认真考虑。在建立官方电子政务行政管理体制的同时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要发挥电子政务信息化、互联网政务工作者的主动性、积极性和价值,形成社会合作机制,我算是中国比较早的研究电子政务的人,我有一个很深的感触,在电子政务和政府信息化这个领域中间,我们国家遍地是英雄,但是大家都不知道,因此那些是英雄的人也逐渐的就觉得自己不是英雄了,如果我们能够建立一种社会合作机制,一种社会价值的承认机制,我们会有更多的英雄出现,这些英雄会极大的推进我们国家的电子政务政府信息化的建设和发展、应用。如果做到这些就对我们国家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