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010-59919125
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理论

浙江“最多跑一次”给我们的经验启示

日期: 2018-05-14    

  浙江“最多跑一次”改革仅仅一年多,就已基本实现目标;目前改革仍在持续深化,目标是让“最多跑一次”升级为“就近跑一次”“一次也不跑”。其改革经验和做法,值得我们学习借鉴。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必须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把党的群众路线贯彻到治国理政全部活动之中,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浙江“最多跑一次”改革,正是“以人民为中心”发展理念的生动实践,蕴含了全新的改革追求和价值取向。

  “最多跑一次”改革,表面上看是一个针对具体问题的改革,实质上是政府职能深刻转变、权力运行方式深刻变革的系统工程,是深化“放管服”改革、打造服务型政府的积极探索。浙江“最多跑一次”改革仅仅一年多,就已基本实现目标,目前改革仍在持续深化,目标是让“最多跑一次”升级为“就近跑一次”“一次也不跑”。这场改革,始终聚焦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这一主线,打破了传统“改机构、动职能、调编制”的机构改革路径,创新运用大数据推动政府数字化转型,实现政府审批流程再造,为优化权力组织运行、深化行政体制改革、提升治理能力现代化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当前,我省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关键时期,应将全面深化“放管服”改革作为重要抓手,加强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设计,激发体制机制新优势、新活力。笔者认为,浙江“最多跑一次”改革中的如下几点原则值得我们学习借鉴:

  加强顶层设计,以协同化形成强大合力。“最多跑一次”改革时间较短,但改革成效突出,一个重要原因是顶层设计的指导性强,推进机制较为健全。党政主要领导站在改革一线,以“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坚定决心和“壮士断腕、猛药去疴”的改革气魄全力推进改革。“最多跑一次”改革在2016年由时任浙江省长的车俊首次提出,此后改革加速进入“快车道”。由浙江省长担任领导小组组长,省成立“最多跑一次”改革专题组,办公室设在省编办,负责改革的总体设计、统筹协调、调度各方,成员单位包括省府办公厅、发改、人社、公安、法制办、工商、国土、建设厅等。按照“突出重点、分步到位”的原则,改革切入点从与群众和企业办事最密切的五个部门入手:发改委(企业项目审批)、工商局(商事登记)、公安厅(公安行政审批)、人社厅(人社领域服务)、国土厅(不动产登记),健全完善工作推进、考评考核、监管保障机制,在全省构建“纵向到底、横向到边、集成联动、全面覆盖”的政务服务体系,在全省形成“全民参与、勇于担当、奋勇争先、比学赶超”的改革舆论氛围。

  强化技术支撑,以信息化重构审批流程。“最多跑一次”改革作为系统工程,必须找到制约改革的关键短板,实现重点突破。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对政策服务提出了多元化、综合性、高质量的新要求,发挥“数字引擎”作用、“打破信息孤岛”攻坚战就成为决定改革成败的关键环节。浙江省成立了“大数据资源管理局”,借助信息产业发达优势,聚力突破,将省级部门间的数据共享率从不足4%提高到83%,打破了传统的以部门为单元的办事模式,以自然人全生命周期为主线的“一证通办一生事”正成为现实:市民无须提供其他证明材料,仅凭身份证,就能办理从出生到死亡的绝大部分涉民事项。截至2017年12月,“最多跑一次”改革通过大数据共享,取消了282种证明材料,取消了131万人次社保参保证明材料,政务服务走向精细化、人性化、个性化,实现了群众办事从找“部门”变为找“政府”、部门从“各自为战”变为“协同作战”、政府从“权力政府”变为“责任政府”的三大实质性转变,开创了全新的政务服务模式。

  着力减负清障,以市场化改革中介服务。企业投资是否活跃直接影响着经济发展活力,但投资项目审批涉及部门众多、审批程序复杂,是“最多跑一次”改革要突破的一大瓶颈。针对众多的审批前置事项(环评、能评、水评、安评等),“最多跑一次”改革打破了中介机构的市场垄断,按照统一标准、集中服务、结果互认、依法监管的原则,推进建设、规划、人防、消防等施工图联合审查,推进地籍测绘、房产测绘、管线测量等多测合一,推进联合验收、测验合一、以测带核集成改革,明显降低了企业的制度性交易成本,极大改善了创新创业环境。

  加强规范建设,以标准化助推全链改革。浙江紧紧抓住作为全国唯一的国家标准化综合改革试点省的机遇,与“最多跑一次”改革互促共融、同步推进,将标准作为现代政府治理的核心要素,把“标准化+”融入现场管理、数据共享、业务流程、运行机制、服务体系等改革全事项、全链条,实现全生命周期服务标准化。将传统的模糊性、随意性审批变为“公开、透明、刚性”的标准化审批,以“窗口服务标准化”提高政务服务品质,加强事中事后监管,提升办事群众和企业的体验满意度。此外,浙江以“信用浙江”建设为载体,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基础上,融入社会组织和公民个人的信用数据,正向激励和反向惩罚相结合,倒逼市场主体和社会组织实现行为自律,实现了由注重事前审批向事中事后监管转变。

 

责任编辑:杜凡


政务理论

浙江“最多跑一次”给我们的经验启示

发布时间:2018-05-14